月度归档:2019年06月

大学毕业十周年

今年端午节去了一趟成都,毕业10周年聚会,不知不觉都毕业十年了,最初还是不打算去同学会的,我连班级群都没加,加上感觉混的一般,创业压力又大,所以一直不打算过去,到五月底那时和玩的好的几个在qq聊了会,一琢磨,10年了,见见又何妨,我也去怂恿了下胖虎,可惜他因工作太忙是在抽不出时间过去成都,我向媳妇申请了下,本来想着带着她也去,不过她说8月她们也要整聚会,这次不去了。我也是有了差不多三天假期,还是相当开心的,过去主要就是见见同学,喝喝酒,给大伙拍照,提升下自己拍照水平,最后回来整理照片才发现,我以为自己摄影技术已经很差了,没想到同学们拿我相机拍的更差,近10个G照片,可惜我自己几乎没出镜。

6月7日7点半:端午节7号一大早赶着高铁就去了,6个半小时高铁,看了蚁人和蚁人2,安逸的很,而且在车上还碰见了老同学龚冉,我一直以为他在玉溪,直到当天群里聊天才晓得原来他在昆明呆了都六七年了,一晃我也呆了那么久,居然一次没见过。

6月7日16点:下午4点到了成都东,聂云祥家就在旁边,估计一直是在车站旁等着,十分感谢,开车带我去华西医院,一路看市区变化,相当大啊,高楼林立,春熙路也不再是原来模样,早都很洋气了。可惜当天便民门诊不营业,又带着回到川师本部,还是和原来一样,涛骚,奎骚,庆骚三在校园春天打着斯诺克,水平依旧很菜,和我一样,哈哈。隔了一会,阿德也到了,肉眼看上去他们都没什么变化,除了身材略微走样,发福了些。

6月7日19点:晚上7点左右大家一起约在好实惠吃个提前餐,陆陆续续的吉儿,羊骚,肥肠,小军,博文都到了,当晚我还带着感冒喝了五六瓶,嗓子都扯哑了,大家兴致很高,加上好些年没见了,难得激动一番,吉儿已经不是原来的酒量了,简直就是豪迈。差不多10个人,五箱还是六箱啤酒,贼给力,喝完大家分了几波,有的回家,有的去嗨,有的麻将,鉴于我不嗨,就去麻将去了,没想到居然还赢了,关键是我这烂技术,没想到还有比我更烂的。

6月8日9点:第二天一早我先去华西把媳妇要的药给买了,然后打车赶到师大成龙校区,一路上感受到成龙大道的变化太大了,以前都是光秃秃的荒郊野岭,现在全是各种小区,商场,医院,幸福梅林也变成相当大一个度假村一样的地方,快到成龙校区时看路边还有科技孵化园,校门口的绿化也是相当漂亮,有年代感了,不像以前那么的惨,一路上惊讶的合不拢嘴,太夸张了,离开成都也就六七年时光。由于我到晚了,没赶上校园溜达,直接在湖边拍了几张照片然后去校门口大家拍了些合影。

6月8日11点:坐着羊骚的凯迪拉克去川师本部,感受了下强烈的推背感,洋气。说好中午在桃李园食堂吃饭,本来想感受下曾经的3块3套餐,结果点的是套餐,好像是十多二十块钱。吃饭时大家都是统一的着装,所以一眼就知道这是一个组织,在食堂吃饭的过程中我们几个还顺便认了下班里女生,接触的少,所以都不怎么认识,张蓉还指着赵丽张红问我她们是谁,开玩笑,怎么可能把她们俩弄错,不过余莉姿变化挺大。

6月8日13点:吃完饭,女生们去逛校园,男生们去打篮球,我去打了一会太热了,真的是汗如雨下,后面都光着膀子上了。趁着大家都在,给每个人都拍了个单人照,留作纪念。打完球大家在吉儿的带领下去喝点奶茶,才发现女生都在那边乘凉,我们打了个盹,然后去孔子像下拍合照,接着就前往晚上聚餐地。

6月8日16点:前往聚餐地,布置会场,我呢,就到处给大家拍照,为了留作纪念。吉儿还为大家准备了蛋糕,为了毕业十周年,居然唱的陈奕迅的十年,搞那么伤感,不该唱个生日快乐歌嘛。在班长的带领下,每个人都讲述了下自己十年变化,10年光阴把大家从任性变了成熟,重心也从朋友变成了家庭,都变成了居家男人/女人,没什么轰轰烈烈的事迹,在一个地方安于现状,平平淡淡。

6月8日18点:晚上吃饭,大家分的很开,3桌,中间就是一大帮玩的男生喝酒,一桌女生好像是一个寝室的,另一桌孙青,梁双双,唐岩及家属。我本来在中间的,由于拍照就被人给占了位置,挤不进去,就坐赵丽那边那桌去了。来的女生除了郑雪怀着孕,其余的都当妈了,张蓉两双胞胎女儿,张红一男一女,赵丽则就一个。由于班级风气就是男是男,女是女,我又不习惯劝女生喝酒,所以女生很快就散场了,我就先填了个肚子,回到中桌,接着就是开始真正的战斗,没想到今天各位都怂了,不像昨天那么奔放豪迈。

6月8日20点剩余的人也都回归中桌,大家开始真刀真枪喝酒了,之前几爷子跟玩似的,我开始没怎么喝,现在就首当其冲,跟大家走一圈,由于人多我又喝得慢,在我走一圈的过程中,他们开了一个新游戏,ppt上出现谁或者和谁相关的照片就和一杯,我在打圈的过程中,亮仔叫我来喝酒,开始还没注意,直到打完圈坐着继续玩游戏时我看了会ppt才懂,原来是出现了jm的照片,和亮仔几个人一起。想想自从离开杭州就没联系过她了,12年到现在,七年了,我自己也经历了浑浑噩噩,其实现在再回过头来看我当时做事也是太自私不考虑别人,真的做的过分,也注定没机会弥补了,我也就是给自己找理由不敢面对。

6月8日22点,因为农家乐要关门,所以准备转场梅林三壕家楼下,从农家乐到梅林,差不多2公里,咱们中途跟胖虎视频聊了会,十分想念,毕竟和胖虎是在很多个城市都喝过酒的,这次十周年居然没来,有点伤感,视频的过程中感觉他眼眶也是红红的,谁又不是,只不过酒精麻痹了而已。快走到三壕家小区门口碰到了川博士,真的是很难想象他居然成了博士,川大带硕士,带的学生学历都比我高。

6月8日22点半:撸串过程中龚冉来了,又带领我们玩新研发的游戏品种,我这种玩的少的就遭了,可劲喝,阿德可能是白酒喝多了,撸串时就有点不对了,亮仔早早的送他回家了,我们则是喝到11点多大家散场。

6月8日24点:一切散去,回到酒店,庆骚早早入睡,我拿平板看了会电影,纵横四海,我开始还以为那是王祖贤,后来看名单才知道她叫钟楚红,跳舞那段可真美。

6月9日8点半:和庆骚去车站,吃了个kfc,聊了会天,他回绵阳,我回昆明,相约下次再聚。

]]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