月度归档:2019年11月

多事之秋

这段时间事情太多,让我身心疲惫,工作上尤其舆情公司这边让我感觉跟吃了屎一样难受,从6月份到现在,前前后后也四五个月了,花了大量时间跟内容组人员沟通了解业务,重新设计整套平台,6大系统,我对这个方向还是很有兴趣的,所以很用心在做这块,9月底开始招人,十月份开始带新人做系统,到现在论坛什么干完了。在整后台时我觉得有点问题了,不能这样玩下去,我没得到任何承诺,无论钱还是股份,当然我是更愿意要股份。

12号找老板聊,意料之中,得到一个没有结果的结果,老板担心我退出,但是却什么都不给,基本上没什么兴趣整了,但是还是要整,毕竟需要积累经验,利益关联导致不至于撕破脸皮。

13号进城和直播、游戏两块业务进行了沟通,努力吧,目前还是挺难都。昨晚开会他来大谈文化价值观,我耐心听到结束,既然要知行合一,就不能说一套做一套。实在无力吐槽就想去旁边酒吧喝个酒,想找人陪酒却发现无人可找,所以一个人在酒吧喝了一打风花雪月,后面同事过来一起聊了会,也拜托他帮了个忙,结果还好,那就行。

到今天经过一周多的思考,我基本上放弃了长期合作计划,但是事情还是好事情,我是有长期做舆情大数据的计划,至于和谁做,怎么做,一步步走了。

]]>

沉睡的森林

昨天下午在办公室和合伙人喝茶聊聊一下午,还是很开心,工作上,我们目前做的两个项目,一是要抓紧时间,二是不要突破底线。

工作之外,聊的有些话题确实有意思,作为创业者,探讨了下在中国穷人如何实现社会阶级的突破,不要扯什么平等,现实中咱国家人就是分阶级的,只有相对的平等和公平。创业的话很难成功,九成以上的失败概率,还需要金钱,傍大佬的话需要姿色也要懂察言观色,应该说这些都不是普通人能干的,考公务员从政应该是最好的一条路子了,而且随着年纪的增长只会越老越吃香,另外就级别而言,普通人一辈子到头副处不错了(有的人上来就是副处,这个红色基因改变不了),30来岁到正科享受副处待遇倒是不难,但是省会里这个级别,去小地方基本上都会把你当作上上宾来巴结,一县之长也不过副处,局长可能就一正科,就级别而言已经很高,以前家里老人搞不定的事情,当你在省城当个公务员就很好解决了,在地方上的社会地位也就就然而然提高很多,人情世故这块,越是小地方越这样恶心。这个只能说给那些想努力改变自己阶层的人听,我对这没多大兴趣,只是觉得这是一条比较容易实现的一条道路,个人觉得有些人情世故太恶心,加上还想赚点干净钱,凭手艺(敲代码)吃饭。

接着说了会李心草案件,太悲惨了,付出了自己的生命做为代价,然而可能还换不了什么补偿或者判刑。朋友从法律角度上给我科普了下,打她和跳河没有直接因果关系,所以某种意义上说开始的无罪释放算不上工作失误,反倒是10月份因为民意,舆论的压力只好刑拘了,强制猥亵侮辱之类的也判不了多少年,到时候说不定还会来一波舆论。其实现在都是法制社会了,千万别冲动,尤其是被人欺负了侮辱了去自杀,这种来说没直接因果关系不仅惩罚不了恶徒,还给自己家庭带来了灾难,自己也付出了最严重的代价。同样不要打架不要打架不要打架,警察最喜欢处理这种事情,轻松加愉快嘛,打赢了被拘留还赔钱,有公职的甚至还可能丢了饭碗,打输了进医院。

最后还聊了个很有意思的话题,他是常年混迹夜场,玩的多见的多了,很好奇我这种程序员会不会出轨,说他有个朋友看起来特老实,然后大家都认为他不会出轨,最后却出轨了。程序员这一行业在他理解基本上都是老实人了,他认为不出轨是诱惑不够大。在我自来说,不可能说百分百保证,真要有个林志玲站这我也很难办的,当然不可能有林志玲所以还是能保证的,作为已婚带娃人士,当把家庭放在首位时,做什么都得权衡好利弊,当决定出轨时,无论你在怎么隐藏,一定有被发现的可能,要考虑就是当这事曝光会给家庭带来多大的后果。王阳明说过存天理去人欲,凡事需克制,得理性思考。昨天聊的只是欲,生理上的欲望。如果说先产生了感情再有了欲望这个就很难克制了,假如我遇到这种情况怎么办,想到自己的曾经,只能说避免这种事情的萌芽,避免产生感情,真发生了我估计现在也还是处理不好。

]]>